2009年6月1日星期一

同桌的你



无意间听见老狼的《同桌的你》。这一首歌让我想起你,我以为已经忘记的你。中学时代便和你同班。我记得每当班上没老师的时候,你总是静静地坐在自己座位上看书。你从不主动和同学聊天,也从不出席班上活动。你是班上的独行客。
但偷偷告诉你,当时的我被你的倔强的性格吸引了。当你被欺负的时候或觉得对你不公平的事,你绝对会反抗到底。你似乎不怕强权,即使是会被孤立。你看起来也好不在乎,独来独往,上课下课总是一个人。

突然有一段时间,你没来上课了。同学们也不知道你发生什么事。我向老师打听,老师只告诉我,你生病了。可是我当时很疑惑,到底是什么病让你病了好几个星期都好不过来呢?后来,一位同学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消息,说你发高烧不退所以无法上课。

最终你回来了。但你消瘦了很多,脸色也很苍白。你依然是默默地坐在自己位置上看书。但,你比以前更沉默了,也不愿意跟任何同学说话。

几天后,你又缺席了。这一次,老师终于让我们知道你的病况。老师说你在医院,而且非常严重。听你母亲说因为医生的误诊,拖延了治疗的机会。当发现你的癌病时,已经是末期了。
当天,班上几个男生去看你了,回到学校他们告诉我们,你很虚弱并不停的喊痛。你母亲只能在旁安慰。

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当年其实我不想去看你。因为我很怕在你面前哭,然后还要你反过来安慰我。但,最后我还是去了。往医院的路途上,我不停的告诉自己,千万别在你面前哭。

抵达医院,当往你病床走去的时候,那脚步是多么的沉重。在想着要如何面对你呢?唉,既来之则安之。那是在靠近你的病床前时给予自己安慰。看着病床上的你,虽然很虚弱。但你看见我们到来,我知道你尝试想坐上来,但却力不从心。我看见你皱眉头,好像是在生自己气。

看着病床上的你,大家都不说话。同行的两位女同学开始流泪了。你突然看向我说:“我要考试,我们一起考试。”你知道吗?听完你那句话,我忍了好辛苦的眼泪差点破功。

日子一天一天过,考试的日子也近了,大家开始忙着准备应付考试。当时候,我们也从老师口中得知你转到怡保医院去了,并说你会在医院里考试。

那让人不分日夜苦读的考试终于结束了。大家正计划着要去探望你,但,老师残酷地告诉了我们一个真相。原来你在我们考试前已经走了。当时老师与你母亲不想影响大家心情,所以并没有通知任何同学。你就这样的悄悄地走了,我们也没来得及陪你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段路。

时间过得很快,你离开我们也十多年了。你在那边好吗?很讽刺,我一直相信人死后便一切都结束了。但这一刻,我希望你能听见我对你说的话:“朋友,祝福你。”

这一个傍晚,想起了你也想起其他同学。身为班长的我,我想我有这个必要提醒你们:“好好照顾自己,珍惜所拥有的。祝福你们,愿你们幸福。”

同桌的你-老狼
词曲:高晓松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 昨天你写的日记
明天你是否还惦记 曾经最爱哭的你
老师们都已想不起 猜不出问题的你
我也是偶然翻相片 才想起同桌的你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 谁看了你的日记
谁把你的长发盘起 谁给你做的嫁衣
你从前总是很小心 问我借半块橡皮
你也曾无意中说起 喜欢跟我在一起
那时候天总是很蓝 日子总过得太慢
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 转眼就各奔东西
谁遇到多愁善感的你 谁安慰爱哭的你
谁看了我给你写的信 谁把它丢在风里
从前的日子都远去 我也将有我的妻
我也会给她看相片 给她讲同桌的你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 谁安慰爱哭的你
谁把你的长发盘起 谁给你做的嫁衣啦

10 条评论:

藝齡 说...

死亡從來都不是結束,
至少在活著的人心中。
有些人活時沒人想起,
而是在死後才活起來。

祝福你!

淑雯 说...

对于他的遭遇,不禁有些感慨。
听以量说过,死亡结束的是生命,而不是关系。
他到现在还活在你心里。
他会收到你的祝福。

对于自己所拥有的,的确要珍惜。

藝齡 说...

想起有一次朋友問我關於燒“紙紮冥紙”的問題,她是非常積極的環保份子,這個燒與不燒的問題每年都會困擾她一次。

燒,既不環保,又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收得到。不燒,萬一那是真的話,又.... 結果,每年她都燒。只為了讓自己心安。(但還是會為了傷害地球而感到不安。好像不應該為了亡者和一個也不確定是否存在的理由而危害整個地球的生態。但是,那些是親人。)

我在想,到底是被祝福的人需要那個祝福,還是祝福人的人需要?

呵呵!可能想太多了。祝福你們!也祝福自己!

阿山 说...

我一直相信的是人死了,就是他真正的结束了。让他“活”的是还活着的人。

其实当写完这一篇东西,我在想当年是不是没走过那悲伤的历程?他当时痛苦的表情,还有对我说的那句话都烙在我心中。没有出席他的葬礼,留下的会不会是遗憾?

但这一个傍上,随着不停重复的播放的《同桌的你》,眼泪不停的流,我把要对他说的话很正式的说了一遍。

是他需要祝福,或我需要祝福。我想是彼此祝福。

这一刻,仿佛看见一个长着翅膀的他在天上微笑的对我说:“我收到了!你要加油啊!祝福你!”

阿山 说...

死亡是生命的结束,不是关系的结束。很熟的一句话,但忘了是哪一本书。

这一点我明白,所以他会是我记忆里的一部分。我和他依然是朋友这是不变的关系。

藝齡 说...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是上許丹平的危機處理時。或者就在那兩本書的其中一本裡吧!

匿名 说...

"死亡是生命的结束,不是关系的结束。"
来自《星期二的最后14堂课》

by 心

阿山 说...

我想我不是在《星期二的最后14堂课》看见这一句话。这一本书我买原著的。

我记得看到的是中文句子。所以也不是听回来的。

不过没关系啦!这句话我想到处都能看到。

最重要的能体会其意义吧!

藝齡 说...

果然是無處不在的一句話。

阿山 说...

一传十十传百的力量!我在想如果天天的讲会不会潜移默化咧?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