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7日星期一

我喜欢她,怎么办?(下)

下课时段过后,从文件夹中拿出一张个案资料表格,做好准备为小帅哥开档案。抬头望一望墙上的钟,已经下午四时了,小帅哥随时会出现。我双眼紧盯着门口,等待他的光临。

“嗨,老师!”他灿烂的笑容向我打招呼。

“嗨,进来坐吧!”我也回他一个最阳光的笑容。

正想请他坐下来时,他迫不及待的说:“老师,我不能喜欢Sabrina了!”

“呼?为什么?”我有点惊讶。

“因为我怕痛!”他一脸无奈的表情。

“为什么会痛?”我被他搞糊涂了。我正很用心的去明白喜欢一个女生和痛有何关系了?

“昨天你说不要教我追Sabrina,所以我问妈妈咯!”他解释。

“然后呢?怎么会痛?”我心想,怎么答非所问呢?

“妈妈说,跟马来人结婚,要割“小鸟”的!妈妈说那很痛的!”他一脸痛苦的模样。

听完他的答案,我尝试忍笑,别太真情流露,坏了专业形象,可是真的太好笑了:“哈哈,妈妈这样告诉你的哦?”

“是啦!妈妈讲会很痛的!我怕痛!”他声量提高好几度的说。

“对不起,我不该笑你......”

接着发现小帅哥对小美女的爱“不堪一痛”。确认小帅哥并不受失恋之苦后,我转向跟他谈同学与同学之间的喜欢、人类生殖器官的正确名称等等。小帅哥带着愉快心情离开谘商室后,让我感触良多。

我不明白,为何把宗教当成爱情的附送品。就如买Milo送杯子一样。我非常爱喝Milo, 但是我并不喜欢那杯子。因为我爱喝Milo,所以非买不可,只好接受那杯子。可是杯子拿回家后,我只会把它收进橱柜里,并不会拿出来使用。那杯子还有用途吗?对我有的生活又有何意义呢?

我想选择一种宗教作为自己的皈依是一件非常慎重的事,而非是一种附送品或是爱情的条件。
若要把宗教当成爱情的条件,那是一种非常霸道的行为。同时,也践踏了宗教,对宗教的一种不敬。

7 条评论:

藝齡 说...

既無關宗教也無關愛情。只是某一些被“小我”完全操控的人,企圖以此操控別人而巳。

阿山 说...

人若能认识“小我”改多好。不对,若能跟小我friend一点该多好。:P

就不会误或迷信唯有同一宗教方能让一段感情或婚姻天长地久......而并不知道全是因为“小我”搞事。:P

藝齡 说...

對啊!我正努力地跟我的小我建立良好的關係。;P

阿山 说...

嗯,千万别用“糖果”哄他。:P
不然,胃口越变越大就难收拾。
到时候全是“蛀牙”也难搞。
我想坦诚相对最好的办法。

藝齡 说...

我想,只要用比“糖果”好吃的“健康糧食”把它給喂飽,就不怕“蛀牙”也不怕胃口變大了。;>

阿山 说...

还要这些“健康粮食”要“天然不加防腐剂”的。不然以为自己吃得很健康。结果事实真相是在慢性自杀。:P

藝齡 说...

贊同!真的要很小心才行。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