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1日星期五

原来我不是最凄凉

这是我、小文、小胜、恩恩与琪琪的第四次见面。大家已经坐在圈圈里,团体辅导即将开始。

首先,我以“天气报告”开始。但,因是7岁小朋友,我把“天气报告”改良成游戏方式。
团员将以一句:“我现在很.....”(然后以动作代替他目前状况)。

“我们又见面了。嗯,谁要先开始《报告游戏》?”我问

“我!”小文大声的说

“好,你开始!”

“我现在很......”小文比一个愤怒的金刚。

其他人看了哈哈大笑。小文解释:“刚才我出来的时候,我前面的同学故意打我一下!”

“所以现在小文是生气的金刚!”我说

小文笑得好不开心,还继续比金刚模样。

小胜一面抓头,一面的说:“我现在很......很......不知道!”.....

“我现在很......”琪琪耸耸肩膀,吐吐舌头又捂住小嘴。

小文和小胜看了,笑得特别开心......

“恩恩,你要报告吗?”我问显得特别安静的恩恩。

“我现在很.......呜呜呜~~”恩恩大哭起来。

大家静了下来。等待恩恩情绪比较稳定后,我问:“恩恩,什么事了?”

“今天妈咪和爹地吵架......我很伤心。”言毕,她又抽泣。

当我要说话时,却被小文抢先说了:“哎唷,我妈咪和爹地也吵架的啦!有一次妈咪还拿刀进厕所。”

“我爹地和妈咪昨天也是吵架!爹地买东西回来。妈咪说爹地浪费钱。然后他们很吵。”琪琪也加入。

“我......我的.......妈咪拿东西丢爹地......我......我hor.....和哥哥在房间......不要理他们。”小胜很吃力地表达自己意见。

恩恩听了三位朋友的话,她不哭了。几个小朋友你一句,我一句。大家分享着父母吵架经验。这是很强的团辅动力。我先不着声,让他们各自从朋友中获得支援......

“恩恩, 你现在还很伤心吗?”我问

恩恩遥遥头说:“没有了。”

“刚刚大家谈爹地妈咪吵架的事。你们有没有发现你们的爹地妈咪和别人的爹地妈咪,有什么一样和不一样的吗?”我问

“爹地和妈咪都吵架的。”琪琪说。

“小胜的妈咪很厉害,她.....她......打小胜的爹地。”小文很兴奋并大声的说。

“你......你的爹地和妈咪......也一样。”小胜不甘示弱的回应, 然后呵呵的笑。

“恩恩呢?你要说什么?”我问

“爹地妈咪都会吵架。”......

这一次团体辅导,让恩恩发现原来不只是她家的父母会吵架。她也没那么彷徨与难过了。这就是团体辅导的魅力吧!团员与团员中的经验分享,往往事半功倍。

这一件事里,我又能有什么学习呢?我不谈父母的行为。我想分享的部分是很多时候当我们觉得自己是全天下最不幸的的时候。请别忘了在世界某个角落有着跟你一样很不幸的人或比我们更凄惨的人。

姑且不去探究人是不是比较喜欢听见别人比自己凄凉。我想,至少在知道自己并非是孤独的一个人在受苦。自己也并非是最凄凉的。这一份力量应该足够协助一个人站起来,有勇气地往前走。

5 条评论:

藝齡 说...

我想,單單知道自己並不孤獨就是一種力量了。

至於誰比較不幸或淒慘則是因人而異的。有的人比較喜歡聽見別人比自己淒涼。也有的人,其實很不“甘願”有人比自己更不幸的。

阿山 说...

呵呵,也对!我脑袋里马上有个画面:
“哈?你怎么可以比我更惨?那谁会可怜我?那我哪里还有理由继续‘享受沮丧’呢?:P

藝齡 说...

還有享受被關懷照顧,還有我為什麼會變成現在的我等等..太多好處了啦!;P

阿山 说...

艺龄,或许这也是能继续活下去的方法。

藝齡 说...

有時我會想,真的沒有更好的方法了嗎?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