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5日星期四

叛逆只为索爱

小六班马来文课,学生们在各组别里细语讨论中。不知何故,这一班经常被投诉的后进班显得特安静?平时上课虽不会太吵闹,但今天的表现还是有点反常。

我在课室里逛呀逛,希望能探出些蛛丝马迹。走到最前面组别,一位小帅哥喊,“老师变态!”

顿时全班笑了。我知道一定又是犯语病。但还是要作弄他一下,我冷冷地问,“嗯,说说看有多变态?”

小帅哥马上解释,“老师,不是你啦!我说他。他很变态!他.....”  

课室又恢复平静。同学们又埋头在查词典和讨论中。一位胖帅哥喊,“老师!”

“是!”我靠了过去。

他把图画推到我眼前,指着画里人物问,“公的还是母的?”

“哈!?”

该组员看我的反应狂笑。同时马上纠正同侪。胖帅哥恍然大悟,“哎呀,男的还是女的?”......

我继续的游走在各组之间。当走到黑帅哥前,我停下来仔细欣赏他认真的模样。课室不变的定律是一班里会有一个局影响力的代表人物。没错,黑帅哥是这一班的老大。

记得第一次踏入这一班,心情有点紧张,因为太多年没教高年级了。我带着扑克牌脸进去课室。黑帅哥看见我时故意大声说,“完了,完了!这个很凶!”  

对于他的话,我没反应。只是冷冷地站在课堂前(我想我当时的脸一定是很欠揍)。班上同学看我一语不发的模样也渐渐地静了下来。

就这样我连续好几天摆着一副臭脸进班。经验告诉我即使是爱他们的也不能马上显露在脸上。因为一开始就表露自己,往后的教学会很难控制。所以一定要一步一步由“严”转“爱”。学生则会由“惧”转“敬”。

从那一天起,黑帅哥也开始在考验我的耐力。他一再地领着同学嬉闹。他的刁难;他的不合作。我知道只是对我的试探。

他总会说,“老师,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就是全校第二坏学生。全校最出名的。”

或者当我在提问某同学问题时,他会立刻站起来说,“老师你要罚吗?不要罚他们。你就罚我啦!我不怕的!你打我啦!我不痛的!打多大力都可以!”

听完他一次又一次的向我“炫耀”自己的本事时。我彷佛看见他的自卑。他用了另一种方式希望能换取老师们的注意。

黑帅哥的功课很差,几乎看不懂许多字。但我发现他的口才一流,脑袋也转得特快。所以我俩的对话感觉像在辩论。当他说不过我的时候,会微笑点点头,乖乖坐下来。我发现这一点后,我决定用这个方式继续和他交流。

现在进入第四个月了。这一班“难搞”的班变得不难搞了。果然是找到了“脑”把这个脑治好,其他“神经线”将非常合作。

从回想拉回课室里,黑帅哥站了起来说,“老师啊!我受不了了!我坐了很久咧!让我上个厕所可以吗?”

“ok,请去。”我说。

这也是我们的交流方式。还记得当第一次我要他坐下来时,我说,“请坐。” 班上同学惊叫,“老师!!请坐!?”

“对啊!请坐!这不是命令,是请!”我说。

黑帅哥听后便会笑眯眯地说,“ok,我坐。”

一堂特安静的课结束了。同学们把作文教了上来。黑帅哥走了过来对我说,“哎哟,老师。之前这一面我还没有做咧!”

“那你看明天哪段时间有空就到我办公室找我补做吧!”我说。

“老师,老师!我也还没有做咧!”另一个小帅哥喊。这是黑帅哥的“得力助手”。

“那你也来咯!”我说。

学生们都离开了课室,留下我一个人正在沉思。其实后进生并不是麻烦的制造者。他们只是不知不觉中习惯了以叛逆的方式来抓住大人的眼光。他们也并非不好学也非笨。只要能给予他们正面鼓励;给予他们尊重;总有一天他们会有所成就。

8 条评论:

Winnie Cheng 说...

后进生很多时候都是功课差而已,态度坏可能是之前常被别人看不起的关系。其实教了这么多年书,我发现普通班的学生更让自己有成就感,尤其是看着他们改变的时候,心情真的是非笔墨能形容!加油吧!我相信黑帅哥会变得更好!!

SHAN 说...

是啊!普通班学生特有人情味。哈哈。一起加油哦!

史尼克 说...

其實叛逆的學生不是什麼不好的,我看您這樣的方式對待學生,我真的覺得為什麼早前我沒遇到這麼好的老師呢?加油!

SHAN 说...

史尼克,谢谢。的确,没有天生爱叛逆的人。叛逆背后必有一段故事。过去的无法回去,展望未来咯!加油!

Winnie Cheng 说...

往往叛逆的学生将来长大后是最懂得感恩的那一个!

SHAN 说...

WINNIE, 哈哈,你的說法幾乎是老師們都認同的呢!

Winnie Cheng 说...

没办法,这是亲身经历呢!

SHAN 说...

嗯,也对的。记忆中回校探望老师的几乎是后进班学生。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