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9日星期二

书缘

二零零九年的五月份,我很有书缘!打从五月一日,朋友自动地把《当下的力量》借给我!他应该知道我现在很需要这一股力量!我要对他说:“我越来越爱你了!但别想要我给个抱抱你!你应该知道我会怎么回答你的!对......就是滚开!哈哈......真的谢谢你!”



作者:Eckhart Tolle

简介:
阅读本书对于你来说是一个发现之旅,在作者这位心灵导师的引导下,你会惊讶地发现,自己一直都处在大脑或思维的控制之下,生活在对时间的永恒焦虑中,从而阻碍你摆脱内心的痛苦。但实际上,我们只能活在当下,活在此时此刻,所有的一切都是在当下发生的,而过去和未来只是一个单纯的时间概念。通过向当下的臣服,你才能找到真正的力量,找到获得平和与宁静的入口。在那里,我们能找到真正的欢乐,我们能拥抱真正的自我。  

第二本自动送上门的书就是《工业人的未来》,拿到这一本书的时候,简直感动到差点掉泪。我找了几家书局都没看见这一本书。我正打算上网订购时,这位朋友好像洞悉一切似的把书借给我。还是无限期的借!那我就可以慢慢地看。我想对叔叔说:“叔叔你人好好!你的笑容是你那班朋友中最杀死人的!你把他们都比下去了!呵呵......谢谢你!真的感动!”



作者:Peter Drucker

简介:
本书尝试阐发的不是一个社会理论,而是两个。一个或者可称为“一般性社会理论”,它提出任何一个社会都必然有其功能性和合法性方面的要求。另一个或者可称为“特殊性工业社会理论”,并将这些一般性社会理论应用于工业社会这一特例,这种工业社会出现于20世纪,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逐渐获得主导地位。作者曾经给本书加了一个副标题“保守之路”,其原因就在于书中有两个关键性概念,“身份”和“功能”,它们从根本上说是保守的性的术语。这两个术语可以追溯到埃德蒙·伯克或者詹姆斯·麦迪逊,而不是约翰·洛克,更不是法国大革命,也不是卡尔·马克思。本书的第三个关键术语是“合法性”,这基本上也是一个保守性的术语。如果当时这个术语已创造出来的话,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很可能就会用这个术语,而本杰明·迪斯雷利则确实使用过该术语。这个术语随认合法性权力已是一种社会现实,但要求这种权力必须建立在普遍公义、义务责任和共识的基础之上。 

以书会友是件很棒的事情。这一个周末又是读书会的大日子。我很期待每一次的读书会,即使再忙也会抽空出席。在读书会中,每一个人的话都带来许多的启发。同时能让自己充电一般。

那天写了一篇关于分手的事,一位已好久没在读书会出现的朋友“伊妹儿”来关心。不知道他这一次会不会出席呢?我还是那一句:“我想你们。”

五月份读书会的书——《爱情侩子手》,



作者:Irvin Yalom

这一本书有点像是Yalom的《存在心理治疗(上)死亡》和《存在心理治疗(下)自由、孤独、无意识》的“临床”版。喜欢他在序中写的一段:

我们与我们所爱的人终不可避免会死亡;每个人都有选择生活方式的自由;人终究是孤独的;最后,生命没有明显的意义或道理。这些既定事实或许很灰暗,里面其实蕴藏智慧与救赎的种子......人都有能力面对生存的真相,并据以追求个人的改变与成长。在这些生命真理里,死亡是最明显、最能凭直觉察知的。我们在幼年——远比一般以为的更年幼——更知道人终有一日会死,并绝不可能逃脱死亡。但万物都极力延续自己的生命。人的内心深处永远有个冲突——一方面渴望延续生命,另一方面知道难逃一死。

3 条评论:

2750二号 说...

他是好男人。。
为人随便笑容和蔼可亲
没有想到当年他是被镇暴队用胡椒水,催泪弹所招待过的好汉

p.s 他家的书本很多

阿山 说...

我知道都是好人。可惜就是不明白怎么那么惹某些人讨厌。可能爱说真话的人或直肠直肚的人都比较不受欢迎。

p/s:慢慢来,接下来骗他的村上春树:P

藝齡 说...

就是知道難逃一死,才會渴望延續生命。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