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6日星期六

忆海南

近期因大马美食专利而闹得沸沸腾腾的话题,勾起我一些回忆。我不曾见过爷爷,因为他很早便离开人间。对于爷爷的印象全从奶奶口中得知。奶奶说当年在乡下的生活非常艰苦,所以爷爷便只身越洋到南洋讨生活。在南洋辛苦工作几年,储蓄了一些钱,便开始经营咖啡店。当一切稳定后,爷爷便把奶奶以及孩子们接到南洋一起生活。可惜很不幸,几个伯伯因长途跋涉与水土不服而夭折。剩下爷爷、奶奶、姑姑和大伯,而我爸爸和二伯是在南洋出世的。每当奶奶提前这些往事总是泪汪汪。

奶奶不会讲华语,她就只会讲海南话。我爸爸自从“嫁”给我妈妈后,就开始讲福建话。所以我家几姐弟妹是完全不谙海南话。那可能你会很好奇,我既然不会听,又怎么听奶奶说故事?那就得谢谢我的堂哥和堂姐们!当跟奶奶聊天时,则需要他们在旁翻译(我和堂兄姐们以华语交谈)。

我与奶奶相处的日子也不长。她在我8岁时便离逝了,当时享年82岁。记忆中的奶奶很严肃,她常说身为王家的女人们都应该学会海南食物。她几乎把她拿手好菜都教给媳妇们。我妈妈或许是受奶奶影响,从小就逼我学煮菜与做糕点。尤其是海南鸡饭、海南包、菜糕等等。我每一次学煮,心里总会想,为什么要那么辛苦哦?外面可以买嘛!

不过,人逐渐长大,想法却有所改变。我发现目前市场上要吃到好吃的海南鸡饭、海南包子真的很难很难。即使是人家口中说得多著名的海南饭或包子。我吃后都会感到失望。或许是我的期望太高了。

其实,海南鸡饭要怎么弄?我看目前市场上很多会在鸡饭中用上pandan叶或牛油。其实,这一种煮法对我而言是难闻与难吃啊!

我第一次煮海南鸡饭应该是12岁左右。那时候,是被妈妈逼着学的。一锅好吃的海南鸡饭,其实并不容易弄。

首先,要煮鸡。煮鸡的水(上汤)留着来煲饭用。接着,爆香鸡油、蒜米(不去皮,轻拍一下就行了)和姜后再加米炒一炒。接着就如煲饭般的方法,只是煮饭的水改为上汤。还要加如一点点盐巴。妈妈常交代,海南鸡饭还有一样很重要的东西需要注意。那就是辣椒酱。辣椒酱的制法很简单,就是姜、醋、糖与辣椒。

回到目前大马食物专利权。我认为食物是一种分享的东西。它可以拉近人与人的距离。根本没有必要去分你的或我的吧?

注:这样说不知道会不会太抽象!等那天我比较勤劳时,把煮的过程拍下来让大家参考!

1 条评论:

esther蓝天 说...

那天我去马六甲,我朋友说他是海南人。我就说bong kang是不是海南话。他说很多人知道bong kang但是不懂那是什么东西。

我说,究竟bong kang是什么。

他说,就是在马路中修路的器具。呵呵,希望我没有理解错误吧!

山姐姐,我爱海南菜。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