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8日星期一

一路走来

在冷冷清清的办公室里,看着那棘手的档案,但毫无头绪。我决定出外透透气。我要到一个充满人气的地方吃晚餐!我拿着装着两片面包的盒子和一杯热可可往教师办公室走。在往办公室途中,才发现学生们在为教师节庆典做彩排。我临时改变主意,往礼堂走。踏进礼堂听见学生们在练唱《教师颂》:

“横眉冷对千夫指, 俯首甘为孺子牛,
不怕辛劳,不计心血,年复年来日复一日。
身为灵魂的工程师,塑造新的主人翁,
创造新的社会,实现新的理想。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莘莘学子来又去,
一批一批一年一年,新的一代新的生力军。
身为灵魂的工程师,培育明日的新血,
不为名与利,只是为了教育。”

随着孩子们的歌声,勾起许多的回忆。原来我在这一个环境也有十年了。记得在师范的日子,有个讲师告诉我:当一个老师,责任是很大的,而且吃力不讨好。既然你选择了这一条路,那你只要记得一句话:“学生教得不好是老师的错。” 这句话,我依然记得,而且影响很深。虽然我知道学生学不好不能全怪老师,但我认为老师也需要负起责任。

在育人路上,慢慢地体会到教书其实不难,要把一些技巧传授给学生也不难,但树人确实一件不简单任务。现在我们的教育机制却只着重在分数。似乎成绩好和品格好事相等。可是,成绩不好的孩子就是一群坏孩子吗?

这让我想起一些有趣的经历......

那一次我正在和朋友吃着早餐,那曾是学校“大佬”的他
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大声的喊:“老师早!你还记得我吗?”
我当时愣了一下,但很快回过神来:“记得!你现在好吗?”
他坐了下来,然后说:“不好!”
我问:“为什么?”
他说:“那天拿石头砸老师车,被停学。”
我说:“那怎么办?”
他说:“就在家里咯!我想去学做修理车。”
我说:“也好!但是你的那个牛脾气要收一点啦!”
他说:“哎呀,我知道啦!是那个老师讨厌而已。”
我说:“不管怎么样,你拿东西砸他车就变成你错了。”
他说:“我知道的啦!停学就停学咯!我都不要读书的,是我妈妈要我读罢了嘛。”

后来有一次发现他真的在修车厂里。看着他认真的工作,我心想,他真的是坏孩子吗?还是只是教育让他成了坏孩子?

另一小朋友,他从来不交功课。他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经常把老师气得剩下半条命。在老师眼中是个坏孩子的代表人物之一。

那一个晚上,我在逛夜市,不远处看到一个很熟悉的面孔,他也应该看到我了。他即刻甩开身旁女生的手,走向我。他腼腆的抓着头,向我鞠躬问安。我当时忍住笑的对他说:“怎么可以那样对你的小女朋友啊?不介绍给我认识吗?” 他被我这一句话弄得满脸通红。

这位小朋友目前是父亲家具厂里的好助手。我听他母亲说,他每天很勤劳工作。他母亲感叹说可能他真的不是读书料子,但是没学坏也让人欣慰了。

在育人路上,有许多酸甜苦辣,现在回想起,都是美好的回忆。那一路走来不只是我在教,其实孩子们也教会我许多事情。

现在不需要教书了,但我选择在学校落脚。因为我有个愿望,我希望还孩子一个自由与欢乐的成长旅程。虽然一个人的力量很渺小,但总比没做好。

5 条评论:

2750二号 说...

功利主义造就了文凭社会,也让懒惰和现实得老师用分数来作为学生们教育的唯一的指标。
用课业成绩来判断学生好坏,现在教育变成了埋葬学生的场所。
有些时候发现社会的温暖,往往不是来自上层社会的精英,反而是来自低层和教育不高的人士。
爱的教育大家都说上口,谁能有心认真去实践呢?

阿山 说...

这是关于整个教育体系问题,要纠正过来不知道需要多长的时间。至于爱的教育,我想大家开始慢慢地注重,但一般上对爱的教育知一些又不知一些,结果在实践的时候爱却变成害。

匿名 说...

读完了山小姐的这篇,让我想起不久前所读的《富爸爸》系列。

学校的传统教育,并不能全面地释放孩子们的潜能。以学术第一的环境里,成绩好就是好学生;成绩差将归类于无可救药的孩子。

这就是我们可悲的教育制度。

阿山 说...

对,那是限制人类潜能教育制度。我想很多人都知道这是可悲的教育制度,但很纳闷教育执行者、教育实行者都好像没发现。而大部分父母则以“高分数”为荣。

我们到底还要花多长时间才能打破这传统呢?

藝齡 说...

我們到底還要花多長時間才能把鎚子提起來?我們找到鎚子了嗎?開始找了嗎?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