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4日星期六

这东西不是我们男人做的

九月份依然是庆祝马来西亚成立的日子。今早学校利用课外活动时间办了一个制作“1个马来西亚文件夹”活动。这个制造过程非常简单,学生只要把印在文件夹上的国旗、国花和国家原则涂上颜色在粘起来就完成了。

我被分配去顾一班六年级生。这一天也是我校小六生第一次有机会真正地参加课外活动(之前的课外活动时间都被语文课补习填满了)的日子。

我把材料分配给学生们,略说明制作方法后,学生们开始忙着制作文件夹。我也开始坐下处理课外活动出席簿。

正当我专心在填写资料时,突然有一把声音说,“老师,这东西不是我们男人做的。”

我被突起而来的声音给吓了一跳,连忙抬头一看,眼前是一个看起来比我高,鼻梁上挂着一副黑框眼镜的小“男人”。我连忙站起来 ,这么一站什么气势都被比下去了!果然比我高出一个头,真后悔今天怎么不穿双高跟鞋上班。不过,自信来自内在的丰富,淡定~淡定~我即时回过神回应他,“听起来,你是觉得这项活动很幼稚。”

“对啊!老师!你不觉得很无聊的吗?”他说。我看他的反应,心想孩子始终是孩子,马上原形毕露。

“嗯,看来你认为这应该是一年级小朋友的玩意,对你太小儿科了。”我说。

“老师,你知道就好!我可以不要做吗?涂颜色太无聊,不是我们男人做的。”他再次强调“不是我们男人做的”。

脑袋里想起了这年龄孩子的特质:“好争辩、对权威角色爱严厉批判也较自我中心。” 所以如果我用命令式要求他坐下来完成工作,应该会反弹大。

这时候,我只能利用这年龄层孩子对于习俗的道德观,那就是:一,为了维持相互关系,他们会赞同他人。二,考虑到尽自己的责任,显示对较高权威的尊重和维持社会秩序。

我说,“嗯,听你这么说,好像还真无聊。对于这个活动,我也有一些看法。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一听我的分享?”

他说,“是不是,老师你也觉得无聊吧?”

我答,“是这样的,我觉得身为一个负责任的大人,我会尽全力的去把别人交代我的工作做好。虽然可能是很无趣的工作。”

我强调“大人”,让他觉得这一次是大人与大人之间的对话。

他托着下巴动作仿佛在琢磨我的话,不久回答,“你说的也对的.....”

“谢谢你的认同。”我回他一个笑容。

“Ok, 没问题了!” 他说。

转了身,他走向班上其中一位学生的桌位说,“我没有带颜色笔,能不能借我颜色笔?”

言毕,他拉开嗓子对着我说,“老师,我可以不可坐在这里做?我没有带颜色笔。”

“Okay!学校基本规则要记得~”我说。

“Ok,ok,no problem!”他一边比"ok"的手势一边笑着说。然后就坐下来,开始忙他的“责任“去了。

2 条评论:

bLuRbLuR 说...

这篇很赞, 很想给你多多个like !

SHAN 说...

谢谢你!:)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