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日星期三

你知道她的男朋友是谁吗?

在四年级班上数学课,站在课堂前的我用尽声量讲解钱币的除法。但,以一位老师对课堂内氛围的敏锐度,我知道班上同学正在进行一些秘密活动。

我放下粉笔,挺起胸,深深呼吸,再清清喉咙说,“各位同学,请注意。那些传着纸条的,你们传归传。但,希望你们可以给点时间我也给个机会你自己把这个除法算式学起来。行吗?”

班上同学哈哈大笑起来,班里的阿文则好奇问,“呼!?王老师,你怎么知道我们在传字条的?”

“哇,你们这么明显,我当然看到咯!”我有点无奈的语气。

全班同学又是笑得特开心。阿文又说,“王老师,你看吧!”

阿文把一张小纸条拿到我面前。我说,“我真的可以看哦?”

阿文邪气地笑说,“哈哈,王老师,你就看吧!”

“喂,不可以!”另一端的阿均突然喝止。

我看阿均双眉紧锁,看似非常不愿意让我看纸条内容。我说,“哦,那还给你!”

“不要啦!王老师,你看!”阿文和其他同学开始齐声说。

“对啊!阿均,让王老师看啦!又没有什么的!”阿汉也帮忙劝说了。

在可是最后桌的阿均,两只大眼睛开始转呀转,双手抱在胸前说,“好吧!就看吧!老师请!”

阿均一说完,自己竟然笑了起来。我看她的不坚持,再加上我的八卦好奇作祟,所以打开看了看。

全班同学目光顿时都在我身上,大家期待我看了纸条后的反应。我故作紧张,“呼,男朋友?不喜欢她的男朋友!?”

全班同学又笑了。几个小男生故作神秘的问,“王老师,你知道她的男朋友是谁吗?”

“阿凯!对吗?”我问。

“哗,王老师~你好厉害咧!你怎么知道的!?”阿文还有其他同学开始你一言我一语。

我好气又好笑的答,“唉,你们这班一对对的,就以为只有你们自己知道。其实我都知道!”

“阿凯,阿恩!王老师知道咧!”不知道哪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对着另一端的阿凯喊。

我看向阿凯,他羞涩地望着另一排的阿恩。阿恩则不知所措地望着我傻笑。

“好了,我们可以继续上课没?”我问。

“咦,王老师,你不生气的咩?”阿文问。

“呼,我为什么要生气?”我问。

“王老师,小学生不准拍拖的嘛!”阿文答。

“哦,原来如此!可是我觉得生气也没用喔!我生气了是不是你们就不拍拖?”我问。

班上学生有些开始有点心虚的笑起来。见状,我说,“阿凯,阿恩。得空可以到我辅导室来坐坐的。”......

儿童时期对异性产生好感是正常的。只是现今社会的小孩接触娱乐节目多了而误会了所谓的喜欢异性就如成人世界里的男女间的爱。身为师长的能给予他们正面引导,让他们了解喜欢一个人异性是很正常,就如喜欢自己的爸爸妈妈,兄弟姐妹或者同性朋友。

4 条评论:

糊涂侠客 说...

赞。。。有这样的老师才会有很棒的学生。。。

SHAN 说...

谢谢,我只是想发脾气前会想起自己以前也不是什么乖学生。哈哈。

将心比心,要一个大人坐在一个地方不说话1个小时,可能大人已经忍不住想找人说话了。更何况是小孩,从到学校就只能乖乖的坐,就连下课休息时间也不能喧闹。六个小时内都不准说话,除了是回答问题。多可怜啊。我尽量在我节里让他们放任一下,平衡一下咯!

Lilian 说...

你叫他们去辅导室坐坐……他们有什么反应?你对他们说了什么?真好奇……

要是换作我,我可真的不知道要如何跟他们讲解“性教育”。

SHAN 说...

Lilian, 他们二人不好意思的笑了。其实这一班学生经常会到我辅导室里去玩,所以辅导室对他们来说并不陌生。

这两位学生我还没正式跟他们谈。但是一般上我不会只是见两个当事者。我会把他们安排进入团体辅导活动(成长小组)。针对两性这个话题,通常我会反问他们知道当成为男女朋友和当朋友的分别。由小组自由发表。接着会让他们知道在男女变成情侣时需要的承担和承诺。当他们想到自己好像做不到时,通常会发现原来他们目前能力只能当朋友。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