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3日星期一

我心痛,我要見婆婆!

農曆新年一過便是我校輔導組旺季因為拒絕上課的學生特別多,尤其是小一生。上個星期,下午班輔導老師告訴我有一位小一生不願進班並吵著要爺爺奶奶。輔導老師說下午班的三位老師都見過了這位小朋友,但都束手無策,這孩子除了哭,一句話也不願多說。

在討論個案後的第二天,在我收拾好,正要踏出輔導室,同事牽著一個小女孩站在我面前。她說,“就是這位了。你看看可以怎麼辦。我還需要上課。麻煩你了。“

我把小女孩牽進輔導室。小女孩一坐下來不停地嚷著要找爺爺奶奶。我告訴她爺爺奶奶已經回家了。我們可以放學後見。小女孩並沒有聽進去,她繼續的哭。

我見此狀便對小女還說,“那你哭吧。我改簿子。”

說完,我拿出一疊簿子開始批改。小女孩見我不理會,她說話了,“老師,我要婆婆。”

我沒有理會她,繼續的批改。小女孩的哭聲更大了,同時還頓腳,並伸手搖晃我的手說,“老師,你會不會聽的?我要跟你說話。你聽我說,你聽我說!!!”

我放下筆,轉向她,“可以,我可以聽你說話,我也想看看能怎麼樣幫你。但是你不停的哭。我聽不清楚。我不跟哭著的人講話。你要我聽,那你要先讓自己不要哭。”

說完,我拿起筆繼續批改。內心想著,“不能心軟,絕對不能心軟。” 這位小朋友平時在家應該是用哭來征服大人的。

過了不久,小女孩哭聲慢慢地小,剩下了抽泣聲,她說,“老師,我沒有哭了。你可以跟我說話了嗎?可以了嗎?”

“嗯,可以。”我答。

“老師,我要見婆婆,爺爺。”小女孩說。

“他們不在,他們回家了。”我答。

聽完,小女孩又準備放聲大哭。見狀,我馬上說,“你哭,我是不聽你說的。”

她又馬上停止並說,“老師,我的心很痛。我要見婆婆。”

“嗯,那麼痛,我送你去看醫生。現在打電話叫婆婆來已經來不及了。”說完,我拿起手提袋,準備出發的模樣。

“我不要。我不要去看醫生。”小女孩說。

“不行,你痛成這個模樣,一定要去的。”

“我不要,我要婆婆。”

“婆婆來了也沒用啊!我現在先載你去看醫生。然後再打電話叫婆婆去醫院接你。ok?”

“我不要。我沒痛了。”

又恢復了安靜的幾秒鐘後我說,“你看那個鐘,那個鐘轉一圈,兩圈,三圈.....就放學了。你進班上課好不好?”

小女孩看著鐘,若有所思在問,“是不是一下子就放學的?”

“不如這樣,你進班後,一個老師進班,你就問那個老師是不是最後一節。你一個一個問一定有一個最後一節的老師的。然後,Yahoo~~yeah,放學了!”

看著小女孩有點心動的模樣,我說,“那我們現在就這樣......我等下帶你到樓下去走一圈,如果看到婆婆爺爺,你就可以跟她講話一下。嗯.....你要講幾句?”

她想了一下後說,“兩句......嗯,可以不可以三句?”

“ok,就三句。講完三句,我們就回班。如果看不到婆婆爺爺,我們就會班。可以不可以?”

就這樣我們達成協議。我們在食堂逛了一圈,小女孩婆婆爺爺不在。但她也如所約定不哭地回班上課。

這一回的輔導也暫時功德圓滿。為何只是暫時?因為我知道明天她還是會哭著來。當中有強烈的祖父母與孫女依附關係....

待續

4 条评论:

♥ Winy ♥ 说...

你好厉害喔~~~
佩服~~~

SHAN 说...

謝謝誇獎。這應該是熟能生巧吧。哈哈

♥ Winy ♥ 说...

哈哈哈...anywhere 真的觉得你很棒~~~ 加油 =)

SHAN 说...

Winy,謝謝!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